念你

 念你

    或許
你很難相信去見你之前想不起你,心中局促如斷了線的鳶,不知所以,隨風上下

    到了醫院,病房外已擠滿一批批你的同學、朋友和親戚。你一位大學同學已等了兩個多小時。

    你妹妹熟練地引領我到你病榻前,乖巧地把我的手放在你嶙峋但溫暖的手心上,斷了鳶的忐忑一下子化作潮水,由胸口往上湧,直教眼前模糊了。

    當靜默快淹沒我們,莫老師說:「我可否擁抱你?」你點了頭,莫老師擁了你一下,說了溫柔、鼓勵的話;然後你轉過頭用大而明亮的眼晴望著我,我不由得彎下腰,亦擁了你一下,並在你耳邊說......

    這時,一位護士來到病房對你說:「我下班了,明天我返中班,到時見!」這句平常但鼓勵垂危病人的說話透出與你年齡不相稱的力量。他們告訴我:是你感染了醫生、護士、「嬸嬸」......,他們和你「休戚與共」。我知道為甚麼你病如斯,眼神仍是明亮、手心仍是溫暖了。

    坐在靈堂內,我輩凡人,難免有「含淚對彼岸,不知你怎樣」的倉皇、不捨之情,心中只想你,一路走好!

    你父親在悼念你之時,說到你的遺願--把身軀捐給醫學院做「大體老師」,堅強、開朗的他竟哽咽起來。腦裏空白得比白紙還白,突然閃起那天擁你一下後,在你耳邊說的話:「能做你校長,真是我的光榮!」

 

*我的學生凱欣逝於2017年2月中旬,風華正茂之年,痛哉!

 

返回

 

保良局馮晴紀念小學電話:27066620傳真:27064742
Powered By Friendly Portal System 9.69